3分快3

正文 第一章记忆篇章前奏:记忆中的男人

搜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法师战纪正文 第一章记忆篇章前奏:记忆中的男人
(搜文学http://www.afpilot.com)    <div id="content">

    寒风萧瑟,灰蒙蒙的空中飘飘洒洒落下那鹅毛般的雪花,一片又一片。仿佛想要遮掩这地的罪恶,却始终无法洗濯清涟。

    狂海怒涛,泛起白浊涟漪的浪花狠狠拍击着青岩铺就的石岸,那斑驳交错带有沧桑历史气息的地方沾染上大片青苔,诉着古老的沉重。

    早已被时光消磨平整的路面两侧分立一位位身穿墨黑战甲的兵士,他们连绵如龙,占据了整个宽阔陈旧的码头。大为不同的是,他们尽皆顶着一个牛首,粗壮弯曲有致的长角尖锐厚重,带有浓浓黝黑包浆的表层积淀着雄厚力量。那健硕遒劲的胳臂肌肉高鼓,起伏延绵若山脉,生有老茧的手掌更是紧握一把巨斧,于冰寒中散发出肃杀气息。

    格陵兰码头,位于埃尔洛大陆正北方的边界线,与无尽之海只隔着一片海域,也是最为贴近遗忘之地克洛泽斯科的地方。

    啪嗒!啪嗒!

    一块亮金色的怀表于阴暗低沉中闪烁出耀眼的光芒,上下翻飞。

    整齐宽大的道路上一抹低矮的身影越过重重关卡,那些牛头怪不敢造次,微微俯下脑袋,低眉顺眼。

    他穿着黑白相间的绅士服装,身高不足一米二,高大的礼帽足有五六十厘米,完全掩盖了他的身子。那如同燕尾的衣角拖在地面上,单框眼镜顺着一条链子挂在右眼,胸前的红色蝴蝶结更添一分滑稽可笑。

    地精!被誉为世界上最为狡诈多变的种族,亦是埃尔洛商业协会的重要成员,他们的足迹遍布山川大海,他们的贪婪世所皆知。

    哒哒哒——

    一溜烟跑之后,一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了道路的尽头,他穿着有些寒酸,衣服如同破布拼凑,头上包裹着一面巾,邋遢的面容尽显疲惫,下巴处上尽是唏嘘的胡茬,一口糟黄大牙散发出阵阵恶臭。

    “哦,卡尔比大人,安比拉保佑,我终于找到你了。”来人嘿嘿笑着,双手不断**,一副市侩模样。

    地精右手撑着一根黑色弯头拐杖,亮出漆黑牛皮鞋高傲的昂起头颅道,“我亲爱的伙伴比利斯,安比拉在上,你这一批奴隶可是帮了我大忙!”

    比利斯舔了舔干裂的嘴唇,低声道,“卡尔比大人,一共三千奴隶,那么这个酬劳···”

    “当然!”卡尔比解下腰间悬挂的袋子随意扔了过去,“都在这块!”

    “啊!多谢卡尔比大人了!”比利斯迫不及待的搂住钱袋子,恨不得亲上几口,仿若置身堂。

    “没事我就先走了。”卡尔比随意道,迈起自己的步伐。

    “等等!”原本眼眸中都快化为钱符号的比利斯有些气急败坏,他压抑着心头的怒意颤声道,“卡尔比大人,为何只有一万金币,难道···难道三千个奴隶就只有这么点价值吗?”

    卡尔比一听此话顿时阴沉下面容,利索的偏过身子道,“比利斯,请注意一下你的言行!你在跟谁话!”

    “抱···抱歉,卡尔比大人!”比利斯浑身一个激灵,终于想起了什么,弯下腰颤抖着。

    “好了。”卡尔比脸色稍缓,又扬起一抹诡异的笑容,右手大拇指与中指不断**着,“这种事情闹大了都不太好,更何况你这批奴隶的状态可并不是太好,所以————”

    “该死的吸血鬼!为什么安比拉不让你们下地狱呢?”比利斯在心中暗暗咒骂着,却不敢直接出来,还是谄媚的从怀中拿出一个袋子奉上。

    “啊哈,我就喜欢和聪明人话。”卡尔比哈哈大笑,一拍自己的礼帽,“咦,我记起来了,还有报酬呢!”

    望着卡尔比掏出的又一个袋子比斯利总算是送出一口气,这个该死的地精奸商,每一次都要我们贡献油水,若不然指不定他给你使绊子。

    一共两万的金币足以让比利斯在埃尔洛各个地方挥霍,果然和恶魔交易是最赚钱的,也不枉他每一次都提着脑袋做这种事情。

    “卡尔比大人,既然没有事情了那我就先退下了。”

    “去吧去吧。”卡尔比不耐烦道,在比利斯悄然走远的同时他冷冷一笑,掀开礼服一角,里面静静躺着三个袋子,“又是三万,嘿嘿!”

    “啊!”不远处,一个怪异的吼叫声发出,顿时有股股阴风四溢。

    只见一个恶魔般的生物扇动着一对肉翼缓缓飞来,他身材粗壮,肌肉棱角分明,额头有三根长角凸起,脑后一圈长白发随风乱舞,嘴中四颗獠牙尖锐无匹。

    他的面容丑陋不堪,狰狞扭曲,凶神恶煞,细长的尾巴上卷着一把精钢大叉,只有三根手指的大手持着一根粗长鞭子,如同毒蛇窥伺。

    啪!

    长鞭剧烈摩擦着空气,呼啸起一声尖叫,宛如鬼哭狼嚎,咚的一下抽在地上,隐约有裂痕密布。

    那巨大的响声打破了沉寂的氛围,也让一旁的奴隶惊恐脚软。

    啪嗒!

    突然一道瘦弱的身影的踉跄一下倒在了地上,他嘴唇青紫,面色惨白如纸,一对漆黑的眸子冰冷绝望。

    而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便是他丑陋不堪的面容!扭曲的五官,驼起的背峰,枯槁似的稀疏头发长短不齐,裂开的嘴唇处一对大门牙凸起,四肢肿胀不堪,畸形怪异!

    “恩?”恶魔伸出一条猩红的长舌,粘稠的涎水一滴滴落在地面上发出滋滋的腐蚀声响。“这是我见过最丑陋的人类!不过勉强还可以作为吃食!”

    此刻恶魔目光凝实,毫不犹豫的再抽出一鞭,目标正是那男孩!毫无疑问,这一鞭子抽实了,这个原本虚弱的家伙就会因此丧命!

    这危急时刻,没有任何一人敢挺身而出,他们麻木的身躯下意识的退后一步,眼睁睁张望着!甚至还有些人送出一口长气,流露出庆幸的面孔!更多的人还是目露鄙夷,即使同为奴隶,在见到男孩丑陋不堪的面容之后他们还是升腾起了一种可悲的优越感。

    男孩机械般的望着,或许他对于这个冷漠的世界早已失望了。他闭上了眸子,忽然觉得轻松极了,或许死亡比起苟延残喘就是一种解脱!

    啪!嘶啦!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男孩预料中的火辣疼痛并没有降临,难道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吗?真的如同神甫的一般没有悲伤?没有哀痛?

    但当他努力睁开双眼的时候这才发现冰冷僵硬的躯体此时正处于一个温暖的怀抱之中,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正紧紧搂着他,双手环住他的身子,丝毫不在意那恶臭以及**,脸上洋溢的竟是笑容,如同冬日中一抹阳光,驱逐了寒冷与黑暗。

    滴答!滴答!

    鲜血在伤痕处渗透,一道十数寸的大口子将那麻布外衣狠狠撕扯开来,殷红一片,绽放热烈。

    男子平凡和煦的面容上凝聚出一颗颗豆大的汗珠,顺着脸庞滑落,难以想象他忍受着何种苦痛。

    “啊——”恶魔勃然大怒,倒三角似的眼珠几欲奔出眼眶,手中长鞭再度扬起。

    “斯科恩·杰南先生,这些可都是巫妖大人们的试验品,要是出了什么差错你和我可都担当不起!所以,你还是压制一下自己的食欲吧!”卡尔比旋转着拐杖淡淡道,眼神隐晦的瞥向了那男子。

    “哼!”名为斯科恩的恶魔眯起双眼,好一会后才转身离去,他的心思果然被卡尔比猜中!

    狱魔,恶魔一族中由恶魔变种进化而来的生物,身材魁梧高大,生有双翼,战斗力强大,乃是数一数二的战斗兵种!不过在庞大的恶魔一族中他们更多的是担当看守侍卫,统领一地。

    狱魔生性残暴,喜好血肉,头脑简单。在他们的食谱中以人类为尊,也不知是否希望智慧的头脑能够滋补一下他们的石头脑袋。

    刚才那一幕很明显是斯科恩的食欲发作,想要借口吞掉那么一两个人类。

    “走吧!”卡尔比撇撇嘴对着一旁的牛头怪战士道,他与斯科恩共事多年,哪能不知道这个大家伙的想法,要知道被他伺机吞噬的人类没有上千也有数百了。

    “呼——呼——”逃过一劫的男孩呼吸忽然急促起来,身子打着摆子,脸颊异常潮红。

    “好了,已经没事了!”男子温柔道,声音充满了磁性。

    男孩咽下一口气,化不开冰冷的面容沉默着,从被人唾弃的遭遇使得他防备异常。

    “你们,赶快!走!”笨拙的牛头怪战士瓮声瓮气道,只能用简单的人类语言发出命令。

    男子忍受着身体传来的剧痛,一把将男孩抱起顺着人流进发,在那道路的尽头是一座巨大的海楼船,如同一头择人而噬的巨兽,于惊涛骇浪中平稳停泊。

    “你好,我叫斯卡纳·雨果,你叫什么?”男子见男孩一声不吭,率先发言,打破了尴尬的气氛。

    男孩抬起头望了他一眼,眼底生出深深的戒备令人感伤。

    “艾克···艾克···”男孩最终还是吐出了几个字,依旧没有生气,只是习惯性的自卑低下头。

    “赶紧走!不要磨磨蹭蹭!”几个协助牛头怪的奴隶贩子高声大喝着,趾高气扬。

    斯卡纳咬牙切齿,背脊上火辣辣的触感越发浓烈起来。

    “放我下来吧,我可以自己走的。”艾克生硬道,“我已经习惯了。”

    “不用了,一段路罢了。”斯卡纳迈出坚定的步伐,那双温暖的大手真如春日里的阳光。

    岸边,港湾口,巨大的楼船铺盖地,一队队奇异的恶魔冷酷的把手着各处要道。从船体侧面一个口子下一足有十数米宽的木板延伸出来搭在码头上,数不清的奴隶在各种驱逐下进入船内。

    “我不上去!不要啊!”突然人群骚乱起来,有一名健壮的青年奋起反抗着。

    那一道通往大船的门就是鬼门关!所有人都明白进入那里死亡就是下场!

    “愿神怜悯!”斯卡纳默默祈祷着,他明白被封印了真理世界的人再强壮也是一个凡人罢了,面对穷凶极恶的恶魔根本无反手之力!下场可想而知!

    嗖!

    凌冽的破空声吹响,一把钢叉越过数十丈距离生生穿透了那吵闹男子的身躯,将其一把掀飞,钉在了地上,溅了一地鲜血!触目惊心!

    “嘿嘿,你这可是自己主动送上门来的,怪不得我了!”斯科恩大大咧咧的走了出来,心情舒畅,肆意的拔出叉子将那依然活着的男子拖走,任其痛苦挣扎,留下一条血腥的道路。

    这残酷疯狂的场面顿时镇压住了心中早已蠢蠢欲动的奴隶,他们本本分分的上船,哪怕明知这是驶向死亡的飞舟。

    “斯卡纳!放开手!”艾克抗议着,挣扎着,弯曲的畸形手拍打在男子的身上。

    “家伙,我怕你看了会吐!”斯卡纳摇摇头,执意不肯将那双手放开。

    “哈,这种场面见多了,这个世界的黑暗面都在城市中的底层中上演!”艾克冷冷道,糟黄的牙齿怪异极了,出的话老气横秋,根本不似一个七八岁的男孩。“还有,斯卡纳,神不会怜悯世人,他们早已不在!”

    斯卡纳怔怔不出话来,艾克的话语包含一股浓浓的怨气,始终化不开。

    沉默无言,一大一两人在恶魔的驱赶下走上了大船,一入船舱,扑面而来的是木头腐烂的酸臭难闻气息,还有入目的黑暗!只有间隔许久的几盏灯火长鸣闪烁!

    大船之中被划分为数十层,每一层皆有数十个房间,纯粹由巨大的木头构建,宛如一个个牢房,禁锢了自由与光明。牢房中人挤人,沉闷的气氛足以令人窒息,仿佛有一对大手扼住你的喉咙,你越挣扎越痛苦。

    斯卡纳寻了个角落,足以容下自己与艾克。在恶魔离去之后,整个空间陷入了一片鸦雀无声的死寂中。每一个人各自依靠着,脸目无神,如同死物,承受能力不强的人甚至在抽泣着。

    艾克双手抱膝,蜷缩在角落中,沉浸在孤独的世界里。斯卡纳注视着,在他眼中,这个男孩就是一头孤独的狼,一个人行走,一个人默默****着伤口。

    “家伙···”还未等其开口,艾克便轻声激动道,“我叫艾克,我有名字!”

    “哦,艾克,你是怎么被抓进来的?你的父母呢?”斯卡纳改口道,他是真的想要进入这个孩子的世界当中。

    “我?只是个可怜的孤儿罢了,我连姓氏都没有,连这个名字也是某个老乞丐可怜我才给取得,哈,终日流连于街头的野孩子流浪儿不正是奴隶贩子下手的对象吗?”艾克终于露出的笑容,只是那笑容冷若冰窖,疯狂悲哀,“会有人关心我这个怪异的丑八怪吗?“

    斯卡纳揉了揉额头道,“光明神在上,艾克,愿神保佑你!”

    “神?这个世界真的有神吗?”艾克嗤笑道,不屑一顾,“若有神,为何看不清这世界疾苦?若有神,为何不保佑人生死病老?”

    “那是神对于我们的考验!”斯卡纳极尽虔诚,面色肃穆,“艾克,相信我,神,无处不在!”

    “那他能看到夏日炎炎中从垃圾桶中翻找一口变质难闻吃食的流浪儿吗?那他能看见寒寒冬夜中蜷缩于阴暗巷中煎熬的流浪儿吗?那他还能看见遭人欺凌侮辱的流浪儿吗?他既然无处不在?又为何视而不见?难道,难道神有眼无珠吗?”艾克一瞥的目光寒冷如刀,怨念如剑,断人心魂。

    斯卡纳不开口并不代表着哑口无言,而是有些话现在的艾克听不进去,他愤世嫉俗,他的遭遇令人扼腕,但他却没有体会到自己话语中神真正的含义!

    “我··我只是个无人关心的孤儿罢了,即便有神,也早已被遗弃了!”艾克凄凉一笑,撕扯开斯卡纳心灵的伤疤。

    “不,你只是个孤独的孩子罢了,总有一你会遇到某些人,他们会包围在你的身边!他们会是你最亲的人!艾克,人生的际遇妙不可言,你的心一片灰暗,又如何重见光明?”斯卡纳从内衣中掏出一块东西摊开手掌,在那里静静躺着一枚水晶吊坠。在平时或许他毫不起眼,但在黑暗之中他的荧光宛如一轮明日。“哪怕再悲伤的遭遇也抵不过心中一片光明,你明白吗?”

    艾克慢慢握住那水晶吊坠,这一刻,厚厚的心防裂开一条细缝,冷静下的思考让他第一次迎来了光辉,也播种下一枚希望的种子,等待着某一生根发芽!

    “喜欢吗?送给你了?这可是我的母亲留给我的,他的名字叫做黎明曙光!”斯卡纳郑重的攥住艾克手,仿佛正在进行某种神圣的仪式。“母亲告诉我,世上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只要拥有一颗光明的内心,最强健的肌肉便是人的心脏!”

    “给我吗?”艾克一愣,从他记事起,就孤身一人,丑陋的面貌甚至让人施舍的心都起不来,从未有人关心过他,更别提礼物了。原本他以为他早就看透了这个世俗的人世,一切的罪恶,但在绝望中真的有一抹曙光降临。

    “是啊,我的母亲将他留给了我,她希望我快乐成长!现在,我将它送给你,我也希望你可以快乐成长!”斯卡纳摸摸艾克的额头,“它代表着希望,希望!”

    哗啦!

    艾克一松手,那水晶吊坠不断摇晃着,一下,一下,又一下!

    刺眼的光芒闪烁着,闪烁着···(83中文 </a>)</div>搜文学 http://www.afpilot.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法师战纪》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法师战纪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法师战纪》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