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分快3

正文 102.一百零二

搜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鲤小皇后正文 102.一百零二
(搜文学http://www.afpilot.com)    *  此为防盗章  “你们服侍着杨姑娘, 莫要让她乱跑。”那老嬷嬷拉长了脸,道。

    说是服侍,但听这个口气, 倒像是监视管教了。

    春纱三人忙应了, 送着老嬷嬷离开了这里。

    室内很快归于静寂。

    杨幺儿坐在那把鸡翅木雕竹椅上, 不动作, 也不出声,瞧着与木头人也没什么分别。

    夏月转头瞥了她一眼,便扯了扯春纱的袖子, 道:“咱们到外间去说话罢。”

    春纱有些犹豫:“姑娘跟前可不能少人。”

    “没瞧见她坐在那儿动也不动么?”夏月掩去眼底的三分嫉色和两分讥讽之色, 道:“她不会叫人的。咱们也正好趁这个功夫, 松快些不是么?”

    春纱挪了挪步,最后还是摇头拒绝了:“还得留个人才是,总归, 总归咱们来这儿, 是伺候主子的……”

    “她算哪门子的主子?”夏月再遮掩不住心思, 满腹怨气地道。

    如今后宫事务虽然尽掌于太后之手,皇上也在病中,可这些宫女, 面对年轻俊美的新帝, 依旧难免起上些旁的心思。

    若是宫里进几位年轻漂亮、家世好的娘娘也就罢了,如今后宫空虚, 打头一个送进来要做皇后的姑娘, 却是个乡野里来的傻子。

    夏月自然意难平, 哪里乐意去伺候杨幺儿。

    夏月泄了胸中的愤懑,这会儿倒是舒坦了。

    春纱却是吓得连忙抬手去捂她的嘴,还厉声斥道:“你胡说什么呢?这位将来定然是做主子的。如今只是还未举行大典罢了。你胡言乱语害了自己不要紧,别带累了咱们。”

    小全子闻言,颇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夏月叫她这样一番教训,脸色转白。

    却不是吓的,而是气的。

    她压下喉中那口怨气,点了下头,道:“我以后不说就是了,今日那便你在这儿看着罢。”

    说完,夏月就急急地走了。

    春纱也不去追她,只自个儿叹了口气。

    这位姑娘接进宫来,连皇上的面都没见着,便被打发到这西耳房来了。想来是不受重视的。连那秦嬷嬷都敢横眉冷对,怪声怪气。她们到了这儿来伺候杨姑娘,将来又有什么前途可言?

    ……

    不管这宫里头的人如何想,杨幺儿到底是在宫里住下了。

    她天生对周遭的人和物感知迟钝,因而离了岷泽县,千里迢迢来到这京城,住进这高墙围立的皇宫,周边来往都是陌生又凶恶的人……杨幺儿也不觉难过。

    她每日里的食物都是由御膳房一并做的,比起在岷泽县时吃的饭食,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有食物果腹,有衣裳御寒,又有那柔软的被子和床榻,杨幺儿倍觉满足。

    唯一点不好。

    她每日坐的那把椅子太硬了。

    硌得难受。

    窗外鸟儿掠过,发出清脆的啼叫声。

    杨幺儿的兴致便又被鸟儿勾了过去,隔着一层窗纱,只呆呆盯着外头。

    这时候小全子提着食盒跨过门槛,与夏月一块儿将食物摆上了桌案。

    春纱扭头瞧了瞧杨幺儿,心越发地沉了。

    这位杨姑娘模样生得甚是漂亮,又因不常走动,皮肤细腻白皙,身娇体软。坐在那儿,便好似一尊美玉雕成的娃娃。可这不会动不会说的娃娃,生得再好看又能如何?

    春纱忍不住出声道:“小全子,你整日在宫中走动,可听说了大典何时举行?”

    夏月嗤笑道:“他哪里知道这些?这大典还会不会举行,都说不准呢。”

    小全子小心地收拾起食盒,忙道:“我还真听说了……如今仪制司已经在准备着了。只是皇上大婚,到底与旁人不同,少说也要两三月方才能备好。”

    春纱闻言,面露失望之色:“两三月啊……”

    想来这两三月内,杨姑娘是没机会见着皇上了。

    夏月倒全然不将这事放在心上,她瞧向那桌案上的食物,露出了垂涎之色。

    这些日子,那傻子都少有开口的时候,想来被欺负到头上,也说不出半句抱怨的话。

    夏月便大胆伸出了手去。

    春纱一声厉喝:“夏月!你做什么?”

    “左右她一个人也吃不完,我们怎么不能分食了?”夏月满不在乎地道,说罢,更直接坐了下来,取了杨幺儿的碗筷来自己用。

    春纱吓坏了,但又喝止不住夏月。她转头去看杨幺儿,见杨幺儿还盯着窗外的鸟儿瞧呢,一副全然不知身边事的模样。春纱更觉得难受了。

    小全子也不敢劝夏月,夏月脾气泼辣,在贵人面前谨小慎微,在其他宫女太监面前,却是凶得很。

    他便只好也缩着头,结结巴巴地劝了一句:“这是主子的……你,你总不好饿着主子吧?”

    “我又不会吃光了她的。”夏月得意地笑了下,道。

    吃了杨幺儿的食物,就仿佛自己才是那个要当皇后的人一样,个中滋味儿真是好得不得了!

    等她自个儿吃饱了,夏月才笑着去扶了杨幺儿。

    “姑娘快用饭吧。”夏月脸上的笑容越发刺眼。

    对于杨幺儿来说,食物都是一样的。没有凉与热、好与坏的分别。她乖乖坐在那里,吃了饭菜。

    夏月见状,忍不住笑得更开心了。

    之后接连几日,夏月都这般行径。

    每回瞧着杨幺儿乖乖坐在那里,真如木偶一般任人摆布的时候,夏月便忍不住大笑出声。

    只是今个儿——

    “笑什么?”秦嬷嬷如拉锯子一般吱呀难听的声音在门外响了起来。

    她板着脸跨进门内,盯住了夏月。

    夏月的笑声戛然而止,忙规矩地喊了声:“嬷嬷。”

    秦嬷嬷年纪不小了,眼皮耷拉着,眼睛只留出一条缝,那条缝里偏还迸射出寒光来,看了便叫人无端害怕。

    她道:“太后娘娘宫里的徐嬷嬷刚来传了话,让你们服侍着姑娘梳洗打扮,待到酉时,便将人送到皇上的寝殿去。”

    春纱惊愕地看着秦嬷嬷:“这,这是……”

    如今还未举行大典,无名无分的……

    这……

    秦嬷嬷掩去眼底的嘲弄之色,道:“皇上龙体为重,顾不得那些繁文缛节。杨姑娘之所以进宫来,为的不正是冲喜么。除了这番作用……”

    秦嬷嬷没将话说完,但旁人也都听出来了她的意思。

    除了这番作用,还有什么用呢?

    想来,在太后娘娘看来,这位杨姑娘连封后大典都不配举行了。

    若真是这样……

    连大典都未举行的皇后,恐怕连史书都载不进去。

    更恐怕,还要成个笑话。

    春纱满脑子杂乱的思绪,她讷讷地问:“那,那皇上那里……”

    “今日皇上龙体更加不适了,御医方才瞧过。太后娘娘心下担忧,这才命徐嬷嬷来传了话。”秦嬷嬷道。

    想来是要赶紧把人送到床上去冲喜了。

    春纱也不敢再问旁的了,只好点着头,道:“奴婢这就服侍姑娘去梳洗。”

    夏月也跟着应声,随春纱一块儿去了。

    她素来欺软怕硬,到了这秦嬷嬷跟前,便怕得不敢吱声。

    这是这些日子以来,杨幺儿第三回作打扮。

    夏月巴不得她入了皇上的寝殿,却将皇上得罪了个彻底。所以这会儿哪里肯仔细为杨幺儿打扮。春纱也不擅梳妆,便只好又学着那日杨幺儿刚进宫的模样,给她堪堪梳了个双环髻,旁的钗环也不敢插,就拴了丝带,垂在脸颊两旁。随后又给她换上了太后命人送来的檀色袄裙。

    那浅淡的红色在两个宫女眼底晃了晃,春纱咽了下口水,莫名觉得,仿佛待会儿是要送去拜堂一般。

    待一切收拾完,已近酉时。

    秦嬷嬷催促着她们扶起杨幺儿,往皇上的寝殿去了。

    此时养心殿的后殿中。

    赵公公跪在地上,小声劝道:“皇上换身衣裳罢。”

    萧弋垂下眼眸,掩去眸中阴冷的光芒,嘴角却又挂着与之相违的笑,他道:“太后倒是迫不及待,想要将朕同这乡野丫头绑到一处了。”

    赵公公劝道:“那日钦天监占卜,皇上是亲眼见的。兴许这姑娘,真能为皇上冲一冲喜也说不准……”

    “举国上下盛行道术,就连宫中都推崇观天占卜……朕却不信这些。朕活得好不好,从来不由这些人说了算。”萧弋淡淡道。

    赵公公叩地磕头,道:“皇上说的是。”

    “取衣裳来。”萧弋却话风一转,突然松了口。

    这戏,总是要演的。

    钦天监卜卦,卜出最后的卦象。旁人以为这是羞辱掌控新帝的手段。却不知,正是新帝推波助澜方才有了这一卦。

    先帝在时,后宫之中多有阴私,莫说宫妃,就连皇子皇女,都中过毒。

    萧弋便是因此而生了一场大病,之后小心调养已然大好。但总有人是盼着他不好的。

    所以先帝一驾崩,他一登基,他生过的病,便成了旁人阻拦他掌朝政的藉口。

    病体孱弱。

    又未立后。

    于是新帝不得亲政。

    如今有了冲喜的新后,他们又上哪儿去寻藉口呢?

    萧弋张开双臂,让宫女伺候他换衣裳。

    眼底掠过一丝锋芒。

    不急,慢慢来。

    这些个心怀叵测的人,他会一一拿他们的鲜血、头颅,来作他攀上顶峰的台阶。搜文学 http://www.afpilot.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鲤小皇后》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鲤小皇后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鲤小皇后》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