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分快3

正文 105.一百零五

搜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鲤小皇后正文 105.一百零五
(搜文学http://www.afpilot.com)    *  此为防盗章  杨幺儿不明所以, 只紧紧攥着那枝花, 春纱带着她往哪儿走, 她就往哪儿迈腿。

    也不过转眼的功夫,这条道上便只剩下萧正廷主仆二人了。

    小厮纳闷地道:“将咱们当做洪水猛兽了?连向王爷行个礼都忘了。”

    萧正廷一下子被拉回了现实。

    夕阳西下, 余晖笼身, 带着耀眼金光。

    ……自然,方才站在夹道间的姑娘, 也并非什么仙子神女。

    只是稍一回忆刚才的情景。

    少女穿着月白衣衫,立在墙下,手中攥着一枝粉白色花,她高举着花枝,抬头迎着日光而视……还是会觉得她如神女一般。

    容貌像, 气质也像。

    萧正廷甚至还能记起,她的领口处, 扣着一枚圆溜溜的玉石。

    见萧正廷久不出声,小厮不由转头瞧了瞧:“王爷?”

    “走吧。”萧正廷全然没有要追究刚才那几个宫人的意思。

    “是。”小厮点点头, 跟着萧正廷拐上了另一条道。

    春纱等人疾步走了好一会儿,她扭头回去瞧了瞧, 再没见着方才那两道身影, 春纱这才松了口气, 道:“咱们要是带着姑娘见了外男, 虽说是意外, 但传出去到底不好听, 万一惹了皇上, 便更不美了。”

    其他小宫女跟着点头,满口道:“春纱姐姐说的是。”

    春纱扭头去瞧杨幺儿,紧张地问:“姑娘方才没吓着吧?”

    杨幺儿摇了摇头,然后低头看向了手里的花儿。

    春纱也跟着去瞧,这一瞧,才发现那花儿掉了几瓣。

    “奴婢再去摘一枝吧?”春纱心疼地道。

    杨幺儿还是摇了摇头,将那花枝攥得紧紧的,缓缓出声,问:“还走吗?”

    “姑娘累不累?”

    杨幺儿摇头。

    春纱笑着扶住她的手腕,道:“那再走会儿吧,姑娘难得出来走走。”

    杨幺儿点了点头,还张嘴软软地说:“好呀。”她语气轻,语速又慢,但声音实在好听,脆生生的,哪怕就吐上那么两个字,也直直往人心窝子里扎。

    宫人们都不由笑了起来,说:“姑娘脾气真好。”

    杨幺儿懵懂地看着他们,不明白什么叫做脾气好。

    这回依旧是春纱领路,她不想姑娘再撞上刚才那二人,便换了条道走。

    “这边是去涵春室的。”春纱说,也不管杨幺儿能不能听懂。她又道:“姑娘还记得这条路吗?去见皇上的时候,走的就是这边。这边是皇上的寝居。往东走是体顺堂,再那边是西暖阁,皇上召见的地方,寻常人等不得擅入……”

    杨幺儿盯着涵春室的方向,一时间那花儿也忘到脑后去了。

    她记得这里,来过,住过。

    里头那张榻好大好大,被子好软好软,躺上去很暖和,很舒服。

    杨幺儿不知不觉便丢开了春纱的手,自己迈腿朝着涵春室的方向去了。

    春纱等人自然牢牢跟上,不一会儿,他们便到了门前。

    门外把守着的人是认得杨幺儿的,一个小太监当先躬了躬身,道:“杨姑娘。”竟十分规矩敬重的样子。

    春纱等人不免惊讶。

    也就太后宫里,不拿养心殿这边当回事。但他们这些常在宫中当差的,实则怕养心殿怕得很。总觉得打养心殿走出来的一个太监宫女,都是沾了皇帝威势,让人畏惧的。事实上,养心殿的人,也的确地位崇高。

    如今见这些人,对杨姑娘毕恭毕敬的样子,他们反倒觉得惊异奇怪。

    恰巧这时刘嬷嬷打里头出来了。

    她见了杨幺儿一行人,也觉得惊讶:“姑娘怎么来了?”

    燕喜堂在养心殿后寝宫的西边,就修在涵春室旁,挨得很近。

    若非如此,杨幺儿恐怕还没走到涵春室来,就被侍卫宫人拦下了。

    杨幺儿说:“瞧瞧。”

    刘嬷嬷忍不住笑了:“姑娘来瞧什么呀?”

    兴许是皇上亲口说了杨姑娘如稚子一般的缘故,刘嬷嬷与她说起话来,便也不自觉真将她当小孩子哄了。

    “瞧……”杨幺儿顿了顿,却怎么也不知道该如何去措辞形容,于是憋了半天,只憋出来一个字:“他。”

    刘嬷嬷脸上笑容更多了些,她笑着问:“姑娘是来见皇上的罢?”

    杨幺儿回忆了一下。

    那日,那些人好像就是管他叫“皇上”。

    她点点头:“嗯。”

    “姑娘来得不巧,皇上不在。”

    “啊。”杨幺儿倒也不失望,她的目光转来转去,最后被一处石阶吸引走了。

    原来那儿也斜斜长出了一朵小野花。

    杨幺儿低头瞧了瞧自己手里的,又看了看石缝里的,犹豫不决起来。

    刘嬷嬷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又见杨幺儿手里攥着花,笑道:“姑娘喜欢花?”

    杨幺儿没摇头,也没点头,只是盯着那小野花。这会儿吹着和煦的风,那花朵就随着风摇摇摆摆。好玩儿。

    “姑娘要在这里等皇上吗?”刘嬷嬷又问。

    杨幺儿想了想,这才点了头。紧跟着她就走到那石阶前,坐了下来。

    春纱等人早习惯了她这样,只是没想到杨姑娘在这儿也敢如此随性,便慌忙上前,道:“姑娘垫着再坐。”

    刘嬷嬷招手叫来一个小宫女:“去拿个垫子来,莫让杨姑娘受了凉。”

    “是,嬷嬷。”小宫女忙转身去取垫子了。

    还不等小宫女将垫子取回来,皇上倒是先回来了。

    萧弋慢步走过来。

    他俊美的面庞被阴沉之色所笼罩,眉眼处都泄出几分锐意,如笼煞气,显然心情不大好。

    但等他走到近前,萧弋眼底掠过了一丝诧异。

    “皇上。”宫人们回过神来,纷纷下跪行礼。

    唯独杨幺儿还坐在石阶上,听见旁人“口呼”皇上,她才蓦地抬起头来,定定地看着萧弋,眼底迸射出惊人的亮光,就好像……

    就好像她坐在这里,等了他很久才终于等到了他回来。

    萧弋不自觉地拔腿走上前。

    等回过神来,他已经在杨幺儿跟前站定了。

    杨幺儿盯着萧弋,一抬手,把那皱巴巴、掉得七零八落的花枝,就这么塞到了萧弋的手里:“给。”

    萧弋:“给朕的?”

    杨幺儿也不说话,只是她的手指还扣在他的掌心。

    萧弋低头一瞥。

    那花是粉白色的,开得粉嫩、漂亮,也许来的路上,叫她揉坏了些,但依旧掩不住本身的美丽。就像她一样。

    萧弋收紧了手掌,连带也将杨幺儿的手指握住了。

    她的手指细细软软。

    萧弋从来没有摸过这样一双手。

    但杨幺儿很快就抽回了自己的手,她撑着台阶站了起来,像是想要跟着萧弋往里走。

    萧弋也没拦,只是攥着那花枝,当先走在了前头。

    一边往里走,他一边道:“取那个黄花梨山水纹细颈瓶来。”他将那花枝递给一旁的小太监,道:“插上,摆着。”

    小太监起身,双手接过那枝花。

    但杨幺儿却急了,她迈着小步快步上前,将那枝花抢了回来,还不等那小太监反应过来,便又塞入了萧弋的掌中。

    萧弋:“要朕拿着?”

    杨幺儿只歪头看他,依旧不说话。瞧着倒像是委屈了。

    萧弋收紧了手指,将那花枝攥在手中:“那便朕拿着吧。”

    春纱早从皇上吩咐插入黄花梨山水纹细颈瓶,那小太监双手去接花,就开始脑袋发昏了。

    天啊!

    那只是她随手折下来的啊!

    她怎么也万万没想到,这么枝残损不堪的花儿,还能得这样的待遇!

    而当皇上重新攥住那花儿,春纱更要晕过去了。

    天啊!

    那枝花被这么一折腾,花瓣更少了啊!

    怎么能让皇上亲自拿着呢?

    太后松了口,礼部也就变得更忙碌、更小心了。

    一时之间,仿佛全国上下都热切地盼着封后大典到来一般。

    此时李天吉才慢悠悠地回了京城,只是他的家眷仍旧留在岷泽县,这是太后的吩咐,责令他看住了杨幺儿的家人,将来兴许用得上。

    李天吉能有今日,全沾了太后的光,自然不敢拒绝。

    李天吉到了李府门外,众人都已经在等候了。

    他的母亲、兄长一并迎上来,却见李天吉转身挥了挥手,于是便有丫鬟掀起了后头两辆马车的帷帘。

    再定睛一瞧,上头下来了两个年轻姑娘,年纪十五六岁,神情怯怯。前头一个模样端正,眉眼温柔。后头一个柔柔弱弱,眉间带有几点风流之态。搜文学 http://www.afpilot.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鲤小皇后》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鲤小皇后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鲤小皇后》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