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分快3

正文 第四章 尘埃落定

搜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罪像正文 第四章 尘埃落定
(搜文学http://www.afpilot.com)    p1()

    1992年,张恒还是镇上的一名实习警员。

    一天,镇公安局接到一名男人的报警,男人的声音很急促。

    “我的女儿放学之后就再也没回来!”

    “最后的失踪地点是什么?”

    “林荫高中!”

    当时,警察立刻出警,对林荫高中展开调查,奇怪的是当时的情况也和现在一样,没有留下任何有用的线索。

    哪怕是尸体后来都没有发现!

    由于当时技术的落后,警方草草结束了案件的调查,将失踪案件归为意外死亡。

    而那年死去的女学生的名字就叫作陈雪,也是1992年的高一新生!

    所以,后来人们都以为这起案件的始作俑者并不是人类,而是饿狼在作怪,所以那时候起才有了饿狼传说这一说法。

    龙杰望向愣神的张恒,说:“你的意思是杀死女学生的凶手就是雪儿的父亲吗?”

    张恒:“不确定,我们还需要进一步确认。”

    调查组离开密室,回到了会议室。

    龙杰:“目前我们知道的信息是发现了作案的手法和失踪人员的尸体。到现在为止,真相前的迷雾已经散开了些。但我们还不能确实的是,凶手的作案动机是什么,我觉得现在有必要重启一下当年的雪儿案件。”

    张恒:“完全没有必要重启。”

    其余三人都瞪大了双眼,说:“难道当时已经侦破?”

    张恒摇了摇头,“因为知道当时案件情况最多的人就是校长,也就是最近这起案件的报警人。”

    张恒等人打电话给校长,奇怪的是,电话始终都打不通。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又接到一则报警电话。

    “这里是张恒警长,什么事?”

    “我是副校长,校长,他......他失踪了。”

    “什么?失踪了?我们立刻展开搜查。”

    当天,镇警察局不惜代价请求了武警官兵的支援,为了就是在期限内侦破此案。

    直到傍晚,武警官兵在校长的住所发现了他,校长浑身上下发着抖,蜷缩在房间内的一个角落,其他的房间门都被反锁。要不是武警破门而入,这地方还真不容易进入。

    张恒给校长披上了外套,给他泡了一杯铁观音茶,说:先冷静一下,你必须把你知道的全部告诉我们,我们才能尽全力保护你。

    校长声音微乎其微:“不......不行,他会杀了我的。”

    张恒赶忙凑到校长脸前,说道:他?他是谁?

    校长闭上了双眼,说:“雪......雪儿的父亲,他来报仇了。”

    张恒:你们几个警员,去看一下案发当天的监控,给我仔细核查,特别是校门口附近!”

    果不其然,案发当天的监控里出现了一个人影,白发苍苍,是一个老人,弯着背,鬼鬼祟祟地行走在学校的监控室附近。

    经过与数据库的人脸相对比,此人就是雪儿的父亲!

    张恒也茅塞顿开,叫道:“我想起来了,此人就是学校内部的工作人员,保安科科长,也就是掌控着监控系统。”

    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案发那天监控没有拍到操场上的可疑信息了!

    有了这一发现,警方毫不犹豫,立刻出警,几十名特警出动,将老人的住所包围,老人住的那栋楼就建在枯草堆后。

    十分钟后,张恒在指挥中心下达了行动的命令。特警冲到楼上,破门而入,发现了这名老人,此刻,特警们用枪锁定着老人的脑袋上,而老人的反应却出奇地平静,他的双眸因为岁月的流逝而失去了光泽,注视着那片枯草堆,几滴泪水从老人眼中流淌了下来。

    这,大概是老人最后一次见到自己的女儿了吧。

    审讯所里,老人对自己的犯罪行为供认不讳,同时也交代出了一个天大的秘密。

    1992年,也就是25年。已到壮年的老陈带着自己唯一的亲人雪儿来到了这座陌生的小镇中。

    老陈抚摸着雪儿的脸颊,显得尤为的疼爱。渐渐,他将头靠近在雪儿的额头上,送给了他一个吻。

    “雪儿啊!你一定要在学校里快乐地生活着,你的健康快乐才是爸爸所希望的,懂了吗?”

    事实就是如此。别的父母希望自己的儿女事业有成,挣到很多钱才叫完美。老陈的妻子产下雪儿那天,就因病去世了。只留下老陈一人从小带着孩子,孤苦伶仃。雪儿偏偏从小体弱,一个月就要让老陈带着去五六趟医院看病,老陈一直尽心尽责,因为雪儿可是他唯一的亲人。

    在老陈一番静心照料下,雪儿长大了。幼儿园、小学、初中一年年如同白驹过隙般流淌,雪儿从娃娃长到少女,而老陈却从一个壮年人变成了满头白发的老头子。

    因为大城市的房租过高,生活压力过大。家庭困难的老陈无奈之下只好等雪儿初中毕业后带她来到了这座偏僻的小镇,上了这所学院,林荫高中。

    那一年正是1992年。

    雪儿能够在学校里快乐、健康大概就是他父亲的唯一心愿了。

    可这世道总是喜欢欺负老实人啊。

    雪儿的新学期第一天,因为她没钱买好看的衣服,没钱买华丽的包包、铅笔盒,这些成了她同班同学嘲笑她的资本。

    “看,那个穷娃子,又过来了。”

    “看,那个烦人的女孩,怎么那么讨厌啊。”

    “真是的,这种穷人在我们班,简直太影响我学习了!”

    每天等待雪儿的不是新生活,而是这些冷嘲热讽。

    从小一直善良的雪儿见到这些,只是微微一笑,她或许感到自卑,或许感到伤心、难过,但她只要一想起老陈曾经是怎么精心照料她的,她就会压抑住自己内心的怒火,一忍、再忍······

    她每次都会这样安慰自己道:“我一定不能让爸爸伤心,一定要让他看到我过美好生活的样子·······”

    每次的忍让促使了矛盾的升级,一开始他的同学们只是用语言挖苦她、打击她,后来慢慢升级到了学校暴力。

    一天,雪儿独自一人蜷曲在教室的角落里,一名男生气势冲冲地走过来,恶狠狠地煽了雪儿一帮掌,嘴上还念道:“什么破东西,每次给你说的话你都不理会是吧,臭娘们儿!”

    日复一日,男孩儿对雪儿的暴力没有丝毫减缓,更别说停止。于是,雪儿身上的伤痕越来越多。

    那天放学,雪儿实在受不了,一回到家就扑在了老陈的怀中:“爸.......爸爸!”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情绪,雪儿的泪水哗啦啦流淌出······

    可她一看到父亲砍的柴,给她做的木铅笔盒,她就停止了倾诉,为了使父亲不再为自己而担心,为了满足父亲长久以来那个小小的心愿,她撒了慌:“爸爸,我考试考砸了,很难受······”

    所以,几个月以来,他的父亲一直被蒙在鼓里,不知道雪儿在学校里究竟遭遇了什么,老陈有时候真的坚信自己的女儿过上了健康快乐的生活。

    直到那天······

    雪儿在学校里被同学逼迫跪下,否则就一人打他一巴掌。

    是一种反抗也好,是一种屈服也好。雪儿跪在了地板上,泪水流了一地,她那时候的内心,可以说是崩溃,也可以说是没有任何感觉。因为,一个人如果长久地经受一种痛苦、一种折磨,那么她就会变得麻木,如同那跪倒在地的雪儿一样。

    终于,雪儿站起身来,那名男生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接连往后退了几步。雪儿身子转向窗前,双眼冷冰冰地看着窗外那一片未知的世界。

    男孩嬉皮笑脸,还做着挑衅的肢体语言说道:“你跳呀,跳呀,胆小鬼······”

    令男孩万万没想到的是,雪儿面无表情,爬到栏杆旁,像一支笔一样,径直地坠了下去。

    老陈接到了雪儿的死因,痛不欲生。更为可恨的是当晚学校为了封锁消息也就是为了不影响学校的声誉,竟然抢先警察一步,收拾了雪儿的遗体,埋葬在枯草堆中,最后,竟然还不知羞耻地报警,误导警察······

    此后的25年中,老陈如同生活在地狱中一样。没有亲人、没有依靠、没有帮助,每天的生活都如同在深渊中挣扎着度过。他多次想过自杀,去天堂与心爱的女儿见面。可他在自杀前,想道那个男孩,想到那些学生是如何对待雪儿的,他心中的复仇火焰就会重新点燃,每次点燃,都会被之前更加旺盛。

    可以说,那么多年来,唯一支撑老陈活着的就是复仇!

    终于,25年后,当年那名促使雪儿自杀的小男孩,也就是死亡女学生的父亲。她的女儿也终于来到了这所学校。

    老陈为了报仇,为了让他也深深体会失去女儿的痛苦,才选择了走向这条不归之路。

    至于校长为什么害怕,那是因为校长了解到被杀女学生的父亲正是之前雪儿案件的始作俑者。

    老陈是来报仇的,如果校长再不躲起来,他知道,下一个死去的就会是自己!那个曾经为了保护学校名誉而泯灭人性的自己!

    案件到这里也已经接近了尾声。

    调查组的成员也在收拾着卷宗,准备离开小镇。

    张恒说:“案件已经侦破,可这位父亲,使我有些伤感······”

    龙杰说:“无需伤感。尊重老陈的选择,他的做法我们无法进行评价。不过这样看来,雪儿总算可以不用死不瞑目了。”

    (本章完)3搜文学 http://www.afpilot.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罪像》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罪像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罪像》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