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分快3

正文 第二十九章:放榜

搜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成零正文 第二十九章:放榜
(搜文学http://www.afpilot.com)    殿内的空间很大,但并不向阳,里面十分阴暗,但四周的墙壁上都挂满了水墨丹青,十分雅致。

    烛台上的烛火轻轻摇曳,映着地上攒动的人影。早一步来的贡士们都聚集在正厅里,一堆地扎在一起。

    成零一眼就在里面看到了秦风,倒不是因为她有多熟悉他,而是秦风和那位宝蓝衫实在太显眼了。

    除了他们两个自成一队,其他人都围在了一起。

    “怎么了怎么了?”

    成零一头雾水,小声问道:“你们两个不会是得罪了别人吧?”

    “得罪?”

    这次秦风眼里的不屑连掩饰都懒得掩饰,宝蓝衫慢悠悠地叹了口气,“可不是吗,有些人仗着自己的爹有点本事,别人不多拍点马屁,那哪行啊。”

    “张顾,你说什么呢?”

    从一堆贡士中走出个猴尖嘴腮的男人,傲慢地说道:“怎么,我看你是嫉妒了吧,没事,这次进不了前三甲你就再慢慢等一年吧,不是常说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子省也吗,你这次好好向我取取经,明年要是能走个狗屎运,也说不定啊。”

    “向你学习走狗屎运啊?可拉倒吧。”

    张顾摆了摆手,明里暗里地讽刺道:“没个当侍郎的爹,这狗屎运可难碰上。”

    “你胡说八道什么呢!”侯亭一听急了眼,他多次殿试屡屡不进三甲,这次早已拜托了自己的父亲暗中打点,自己知道也就罢了,要是被别人说出来,可就不是那回事了。

    “你也不就是个甲商之子,有什么资格对我说三道四?”

    “怎么,我家有钱还碍着你了,想必本公子我随手赏的小钱都能赶上侯大学子一个月的例银了吧?”

    张顾翻了个白眼,故意气他。

    “好!你……你你,你敢不敢跟我打个赌!”

    “行啊。”

    张顾毫不在意地掏了掏耳朵,“说来听听。”

    “就赌这次我们两个谁能进这次殿试的三甲,如果这次你在三甲之外,从此以后就永不迈进仕途,如何?”

    周围的贡士听罢都倒吸一口凉气,互相交换眼色,张家本来就是世代为商,商人固然重要,尤其是对国库而言,但无论再怎么重要,也是在士农工商中地位最低,这赌的,可不是小事。

    “好啊。”张顾答应的利落,他抱起双臂,接着问道:“那要是你呢?”

    “我?我怎么可能会在三甲之外。”

    “那这可不公平,不如这样,如果你没中一甲,就给我磕三个响头,如何?”

    “你!”

    “你什么你,我都没要求你退出仕途,难道做的还不够君子吗?”

    “好!”侯亭心想反正自己有保障,伸出手来指着他,一字一顿地说道:“那你可不要后悔!”

    “哎呀,我好怕呀。”张顾往秦风身上一仰,嬉皮笑脸地说道:“苏兄,这次我能不能享受一次当爹的待遇,可就全靠你了。”

    秦风伸手把他推开,点头道:“那你等着吧。”

    “哼,不自量力。”

    侯停上下扫了秦风一眼,确定自己从来没见过他,八成是个新晋的贡士,他又瞟了瞟浓眉大眼的成零,心里更不屑了。

    “一个不知道从哪来的穷玩意罢了,还敢扯这种话。”

    秦风顿了顿,慢条斯理地回道:“问候你祖宗。”

    要说成零是那种暗地里问候人家祖宗十八代的人,那秦风就是比较喜欢明面上问候人家祖宗的人。

    张顾睁大了眼睛,接着便狂笑起来,他可真是太开心了,许久都没能碰到像这样能合他胃口的人了。

    侯停则是被气的浑身都在发抖,被别人当面侮辱自己的祖宗,跟被扒了祖坟一样没面。

    “你大胆,竟然侮辱我家……”

    “侮辱你家什么?”

    “祖宗!”

    秦风笑了,“诶。”

    要不是碍于场合不允许,成零早就笑的满地打滚了。

    “你!你这个……”侯停气红了脸,原地你了半天都没你出个所以然,成零看戏看的正在兴头上,掐住脖子的公鸡却来了。

    “几位,跟咱家走吧。”

    侯停忿闷地停了口,恶狠狠地扔下一句威胁,“你给我等着!”

    其他人有些面露同情,侯停平时早就仗着自己的父亲嚣张跋扈,以前还倒好说,但自从前几月侯伟被提拔为礼部侍郎后,就越发无法无天,说这次殿试他没走关系,谁信呐,看来这次,张家小公子是注定要栽咯。

    秦风走在最末尾,回头看了眼朝他挥手帕的成零,背在身后的手忽然握了起来。

    潜伏在暗处的叶起脚下一顿,眼中划过一丝不明的光。

    “民等,参见王上。”

    “诸位请起。”

    “谢王上。”

    践王端坐在王位上,身着黄袍,眼带笑意地说道:“诸位都是我国子民,更是学识渊博,有鸿鹄大志之人,这次提前殿试,更多的不光是选拔人才,也是为朝廷添加中流砥柱。”

    侯停听罢连忙上前一步道:“能够为王上分忧,为国解难,是民等毕生所求。”

    其他贡士对视一眼,随即连声附和,心里却满是唾弃。

    践王满意地笑了笑,随即一挥手,他身边的公公立刻弯腰将一份名册呈到他面前,有三个名字,用红朱砂点圈着。

    他开始念道:“一甲状元,苏白。”

    “二甲榜眼,张顾。”

    “三甲探花,侯停。”

    三甲念完时,候亭猛然抬头,面色惨白,要不是在朝堂上,他双腿发软几乎能跪下去。

    他强撑着与其他二人从队里走出来,耳朵嗡嗡乱响,脑子里更是混乱一片,想的全是他与张顾打的赌。

    这要是真下跪给他磕头了,以后他还怎么做人?一定会在官家子弟里成个不折不扣的笑话!他原本以为这事是万无一失的,莫非……是那几个考官里早就有人对父亲心有不满,故意这么安排的?

    侯停越想越乱,甚至连践王喊他都没听见。

    “侯停!”践王皱着眉,一脸不悦地看着他。

    “啊……。”

    站在他旁边的张顾幸灾乐祸地拿胳膊撞了撞他,用只能用两人听到的声音说道:“赶快谢恩呐,侯探花,对了,可别忘了你爹我那三个响头。”

    “谢……王上。”侯停咬紧牙关,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竟然会成这个局面!没得一甲不说,居然还让张顾那厮骑到了脖子上!

    秦风的眸色沉了沉,这状元,侯停本该是十成十地稳操在手,不过礼部侍郎算错了,评三甲的人这次可不是那几个老考官。

    而恰恰,就是就是践王本人。

    :。:搜文学 http://www.afpilot.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成零》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成零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成零》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